据说可以骗小姑娘的《金刚经》是本怎样难念的经?

湖南伊仟汇商贸有限公司

2019-01-24

  释迦牟尼老师如果知道《金刚经》突然在吴秀波出轨门事件中火起来,怕是要气到重新转世。 1. 作为佛学经

  释迦牟尼老师如果知道《金刚经》突然在吴秀波出轨门事件中火起来,怕是要气到重新转世。

  作为佛学经典,《金刚经》、《心经》、《楞严经》等一直是佛学爱好者们的必读书目,其中《金刚经》尤其著名。拿信佛风气浓郁的娱乐圈举个例子,娱乐新闻里经常见到诸如“孙俪手抄《金刚经》”;“王菲唱诵《金刚经》,李嫣三岁倒背如流”;“陈坤每天诵读《金刚经》”等等消息。连吴秀波本人之前接受采访,也说《金刚经》治好了他的抑郁症。

  就像提起儒家就会想到《论语》,提起道家想到《老子》一样,提起佛家,如今的国人最先想到的,恐怕就是《金刚经》。

  《金刚经》是来自印度的初期大乘佛教,其通俗的全称为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这个名字来自如今流传最广的鸠摩罗什翻译的版本,全书5043字,分为32品。

  《金刚经》相传是佛弟子须菩提与老师释迦牟尼的对谈记录,通篇讨论的是“空”的智慧,比如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”,还比如“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”。总之在《金刚经》描述的世界观里,人世间所能见者皆为虚妄。

  尽管佛说世间尽是虚妄,不可否认的是,从古至今,从皇室到寻常百姓家,从佛教界、文化界到世俗社会,都非常推崇这部佛经。其中又数鸠摩罗什的版本,译介最早、流传最广、影响最大。民国时期的著名佛学家王恩洋居士就曾说:“此经流传世间最为遍广,上自儒宗学士,下自走卒贩夫,若比丘、比丘尼、优婆塞、优婆夷,乃至皇坛道士,无不持诵是经。”鸠摩罗什也因此成为中国三大佛教译经家(与法显,玄奘)之首,而他是唯一的外国人。

  当初将这部佛经带入中国的传播者们可能想象不到,这本出自古印度的佛学经典,在东方的土地上存在一千多年后,依然能保持如此持久的影响力,也算是功德无量了。

  公元379年,前秦皇帝苻坚攻下襄阳城,将高僧释道安迎入都城长安。相传被迫西迁的释道安曾对苻坚说:“陛下请到我没什么,要能把鸠摩罗什请来那才了不起!”鸠摩罗什的名声苻坚早有耳闻,便立下心愿,有朝一日一定要迎取这位西域高僧到中原弘扬佛法。

  鸠摩罗什出身贵族,其父亲是天竺(今印度地区)著名高僧鸠摩罗炎,备受西域各国敬慕,后被佛教大国龟玆国(今新疆库车)迎为国师,龟玆王还把妹妹耆婆嫁给了他。鸠摩罗什出生后,在家族的熏陶下,广习大乘经论,讲经说法,才30岁不到就成为中观大师,名扬西域三十多国。

  公元382年,苻坚派大将吕光率七万大军远征西域,原本的计划是攻焉耆平龟兹,再回师占据凉州。据说他临行前还叮嘱吕光,若战胜龟兹一定要将高僧鸠摩罗什请到长安。可惜还来不及见大师一面,在同一时期前秦与东晋的淝水之战中,苻坚大败。公元384年,姚苌建立后秦,杀苻坚,吕光得知后,便在公元386年以凉州之地自守,建年号太安,史称“后凉”。

  直到公元401年,后秦姚兴西伐后凉,将鸠摩罗什请到长安,奉为国师。此后十余年间,鸠摩罗什便在长安悉心从事译经和说法。他在圭峰山下逍遥园中修建草堂寺作为说法地和译场,当时的译经队伍非常庞大,在鸠摩罗什主持之下,译经场中有译主、度语、证梵本、笔受、润文、证义、校刊等传译程序,分工精细,制度健全,集体合作。据记载,姚兴曾选出名僧“八百余人”助鸠摩罗什译经,远近而至求学的僧人更是达三千之众,故有“三千弟子共翻经”之说。

  关于佛教传入中原,最普遍的看法是始于汉朝,到法显第一次走出国门以前,此前的佛经大都由中原僧人凭感觉译出。他们不精通梵文原意,翻译出的佛经晦涩难懂,也与原经差异较大。直到鸠摩罗什译作的诞生,前所未有地促进了中国佛学的发展。

  鸠摩罗什译经的态度比较严肃,力求译文典雅而又不失原意。他翻译的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首次将“Avalokite?vara”翻译为观世音菩萨,中国人后来拜了一千多年。文中的名言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就算是不修佛法的人,如今也算是耳熟能详。还有很多今天被人熟知的词汇,比如“大千世界”、“一尘不染”、“想入非非”、“粉身碎骨”、“回光返照”、“火坑”、“烦恼”、“苦海”、“魔鬼”、“世界”、“未来”、“心田”、“爱河”等等,全都出自鸠摩罗什之手。

  作为中观派的大师,鸠摩罗什不但译完了龙树中观宗大乘学说的主要经典,也对小乘成实宗经典的翻译作出了大量贡献。经其之手的译经前后共有九十八部,三百八十四卷,其中重要的有《大品般若经》、《小品般若经》、《妙法莲华经》、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(金刚经)、《维摩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、《首楞严三昧经》、《十住毗婆沙论》、《中论》、《百论》、《十二门论》、《成实论》、《十诵律》等。

  光是这个层面上,鸠摩罗什的译经活动不但有利于佛教的传播,甚至可以说奠定了中国的佛学,甚至翻译文学的基础。加上当时在姚兴的提倡和鼓励之下,后秦举国上下崇信佛教,一时间寺院佛塔林立,各地事佛之人达到“十室而九”的地步。当然这也同时带来大量人力物力的消耗,导致社会衰弊,加速了后秦的灭亡。

  在鸠摩罗什来华的时代,《金刚经》只是他所有的翻译著作其中一部,光芒并不比其他佛经高出多少。它真正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,还要归功于后世统治者们的推崇。

  比如唐太宗李世民。玄奘西行归来后,太宗专门就《金刚经》译文的完备与否咨询过他。玄奘回答说:鸠摩罗什的译本就标题来看缺少“能断”二字;就内容来看缺少“云何住、云何修行、云何摄服其心”三个问题的第二个问题;在两个颂中缺少后一颂;在说明一切有为法性空假有的九喻中缺少三喻。据说为满足太宗,玄奘在一夜之间重新翻译了《金刚经》,取名为《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。玄奘译成后,太宗立即将新译本发布全国。

  玄奘的新版本《金刚经》,被后世认为解释了不少鸠摩罗什在佛学义理上过于简略模糊的地方。但也有人不太认可,民国时著名佛学家吕澂就认为:罗什传龙树的般若学,所以能“心知其意”;到玄奘新译般若经,《金刚经》其实已“面目全非”了。

  但不管怎样,唐朝人民对《金刚经》的追崇热度丝毫不减,至唐朝晚期,《金刚经》本身的翻译作品就有6个版本,对其的注释、解读更是风靡一时。玄宗在位时,为推行三教(儒释道)并重政策,在各教中选出一部最具代表性的经典亲自注释后颂布全国,其中于佛教选的就是《金刚经》。他在注序中对《金刚经》的般若义理大加称扬,赞其“皆众妙门,可不美欤!”

  此后还有明太祖朱元璋,洪武十年(1377)下诏令禅宗太师宗泐为《金刚经》及《楞伽》、《心经》三经作注,颁行天下。

  明成祖朱棣注释的《金刚经集注》更为有名,他在书中高度评价《金刚经》:“大开方便,俾解粘而释缚,咸涤垢以离尘,出生死途,登菩提岸,转痴迷为智慧,去昏暗即光明”,“是经之功德广矣,大矣。”

  统治者推崇,民间也流行,善男信女们广泛宣传《金刚经》的神奇效用,《金刚经持验记》、《金刚经灵感录》、《金刚证果》、《金刚灵验》、《金刚果报》及《报应记》、《感应记》等衍生册子大量出现。人们相信,久治不愈的疾病会受持《金刚经》而解除,贫贱之人能因受持《金刚经》而升官发财,甚至诵经可以死里逃生,还阳复活,猛兽不伤,“罡风不能坏,大水不能没,山崩不能伤,久饿不得死,百矢不能击……”

  在“万民传诵,永消灾祸”的美好口号下,《金刚经》因为官方的大力提倡,几乎成为一般民众的伦理教科书,备受世俗社会礼待,佛学也因此逐渐深入人心。

  《金刚经》发展到现代,宗教的意味减少了不少,普及度虽远不如从前,但教化意义依然存在,现代人多将其视为一种智慧通达的处世哲学。就如同鸠摩罗什为它所译的汉文标题——《金刚般若波罗蜜经》,“般若”意指“通达世间法和出世间法,圆融无碍,恰到好处,绝对完全的大智慧”。“波罗蜜”意指“到彼岸”。“金刚”则是指般若的力量像金刚一样强大和锋利。

  本来是教人向善、戒贪嗔痴的文学经典,万万没想到,一千多年后的今天,竟成为调侃花边新闻当事人的搞笑段子。

  《金刚经》中有一段名句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被后世引用在各式电影、文学作品中。

  翻译成通俗的话,大概就是《天龙八部》里那首著名歌里写的:笑你我枉花光心计,爱竞逐镜花那美丽。怕幸运会转眼远逝,为贪嗔喜恶怒着迷。责你我太贪功恋势,怪大地众生太美丽。悔旧日太执信约誓,为悲欢哀怨妒着迷。